两性故事

重生女配仙尊别骑我,鞭王爷跪管家男宠

作者:admin 2020-03-04 12:14:09 我要评论

预感,来的没头没脑,自己当时却一度而为此闷闷不乐,

    因为这预感完全正确。

    从古到今,人类,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文明,延续至今,更发展出盖亚表面从未有过的奇迹,大厦林立,道路蜿蜒,巨轮在海面航行,喷气机飞越天空,大自然的一切都无法阻挡人类的步伐,盖亚仿佛已找到了主人。

    然而,在这一片欣欣向荣、熙熙攘攘的表象之下,利益冲突导致的周期律,

    却始终在黑暗中蛰伏。

    人类,区别于其他任何物种的特质,当然有很多,但“记忆”必定是其中特别的一点。

    其他物种,就算个体在短暂一生中,必然也多少记得些过去,随着个体的死亡,这记忆,也必然随风而散,根本没可能留存下来。

    一只蚂蚁,一棵大树,乃至一头羚羊,本身属于特定的物种,却无法持有同类流传下来的任何知识与经验,能继承的,出基因与表观遗传延续的本-能之外,再无其他,因而也无法发展出任何文明。

    但人类不一样,对人而言,过去流逝的漫长时间,

    全都是有意义的记忆。

    先是语言,再是涂鸦,再然后是文字,继而是记录文字的手段,一点点发展到今天,人类越来越详尽地记录曾发生的一切。

    只有在这种记录的基础上,才谈得上“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让文明的大厦越来越高,直抵天穹,这是盖亚表面任何其他物种,都永远做不到的,哪怕其中诞生再怎样杰出的个体,都只能独自面对大自然,孤身奋战。

    记忆,看似寻常,却是一个人赖以定位自身的“坐标”,重要性并毋庸讳言。

    不过也正是这种记忆,让旧时代的很多人,除去醉生梦死、只管今朝的那一部分外,都感觉到时代的紧迫,意识到眼前的浮华,

    命不久长。

    周期律,明明白白写在历史中,但凡对人类的过去稍有认识,便不难发现,自己所处的这时代,仍然是一个周期律牢牢钳制的时代,过去,无从改变,未来,看似无常,着眼于十年、百年、千年的历史跨度,文明的脉络,却越来越贴合周期律的起起落落。

    成败兴衰,从中兴到消亡,波涛汹涌的历史长河中,诞生过多少盛极一时的群体,国家,文明,这些不可一世的存在,最终,却没有一个能逃过覆亡的命运。

    这种现象,一次次重演,被人们总结为周期律。

    面对这浩荡长河中的无尽起伏,历史研究者们,徒然嗟叹,如方然这样的海因里希主义者,则冷眼在旁看得分明。

    一切的悲剧,皆在于利益,在人类漫长历史中,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始终无法建立起一种完全监督、完全契合的社会体制,继而,注定无法消弭群体与群体,个体与个体的利益之尖锐冲突,最终,文明必然因客观规律而分崩离析。

    这铁一般的周期律,一眼望去,并不因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而改变。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朝阳东升,必有西落,身处一个具体的历史时代,王朝、帝国、联盟的崛起,势不可挡,其必然的毁灭,也无人能拦。

    再怎样强大的伟人,如海因里希,伊里奇,李德生那般,近乎于神者,

    也一样无法忤逆时代,力挽狂澜,即便胸怀再怎样崇高的理想,这些天纵奇才,最终,亦无法逃脱死亡的宿命,身前所做的一切,随生命的逝去而逐渐消散,为之奋斗一生的国度,重走旧路,日渐沉沦。

    人力,终究有限。

    并非这些人类的最杰出者,不够努力,一切皆归于客观规律。

    这一点,历史上无数曾为全人类彻底解放而奋斗的人,内心深处必定有所感悟。

    即便自己的事业,暂时成功,看似拥有光明的未来,厚重而浸满血与泪的人类历史,也会无情的提醒他、或者她,

    你,不过是人类历史上,又一次跌宕起伏的见证者,至多是其缔造人。

    凭借一人之力,策动民众,号令天下,任凭将这攀升拉高到极限,身死之后,一切迟早会回到原点,甚而更由于惯性,直坠入残酷的黑暗深渊。

    站在时代的高度,回顾历史,方然委实不知道,当历史上无数伟人在践行这一切时,会不会因此而心惊胆战,甚而滋生某种浓重的宿命感,意识到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事实上,也只是对现在活着的一两代人有意义。

    一旦自己跳下时间的列车,灵魂,随之消散,被客观规律驱使着的民众,很快就会再次落入资产与压榨的魔掌。

    念及至此,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终是虚无,

    这会是怎样莫大的悲怆。

    而普通民众,置身于讨生活的每一天,或许没时间、也没心思去思考这一切,他们只略知历史,知道人类社会的运动规律,继而产生的危机感、紧迫感,也往往只有在大厦将倾时,才感受的格外真切。

    但不管怎样,人,总归会有一种预感,

    哪怕身在短暂繁荣中,也不会忘记,周期律的模样是多么狰狞。

    人类历史,即便再怎样漫长,也没有千年帝国,甚至没有持续一百年的欣欣向荣,眼前的鲜花织锦,烈火烹油,恰是埋下了明日败亡的种子。

    这一点,全凭朴素经验的民众,或许并不通晓,却能音乐察觉,故而越是在所谓太平盛世,这种危机感,对未来的不确定之预感,就越强烈,原因不言自明,身在这跌宕起伏的时间线里,眼前越是繁华,接下来一路滑坡、直到大难临头的概率,

    也就必然越大。

    一方面是死亡的不期而至,一方面是文明的兴衰变迁,人,自诩万物之灵,却仿佛永远被这两者所禁锢,

    非但人生苦短,还且不死不休。

    这一点,旧时代的民众,简直就是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从西历1470年代,一直到今天,幸存在盖亚净土的两千六百万民众,每一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他们亲眼见证了文明又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残酷而血腥的大坠落,在时代的车轮下,无数同类被碾得粉碎。

    


   &

nbs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重生女配仙尊别骑我,鞭王爷跪管家男宠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