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扁桃体上白色米粒图,直穿丝袜的鸡巴

作者:admin 2020-05-21 19:48:32 我要评论

    呆板。笨拙。

    他拿起茶几上的抽纸,擦拭因哽咽而充盈的鼻腔,发出响亮的吸溜声。极笨拙不掩饰的姿态,引得对方投以嫌恶、恶心的目光。

    而他丝毫没有发觉,他只是呆愣愣坐着。

    隔了一会,他向水泥柱某处看去,一双极其有故事的眼睛掩在墨镜之后,却又泛着某种神采,像狼,决不似他的身形那么呆板,“我是因为出监,可批文一直不肯下来,没有地方可以接纳我,愿意雇用我,为了吃饭,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跟渣宰、地痞流氓在一起捞偏门。”

    他像在说给对方听,又像在说给某个人听,极其坦诚的自白,“可是现在,有位姓陆的先生愿意给我工作,他承诺我可以拿到批文,让我回归社会,回归我向往的正常生活,让我的母亲可以很体面的走完下半生。我现在只想听命于他,谁的命令都没有用!”

    骆景钰扶正险些惊掉的下巴,“大神……是怎么弄到这种傻大个的,还有……雇佣他干嘛,你能给他提供什么合适的岗位……你觉得这种人能靠谱吗?刑满释放?谁知道他说的真话假话……我觉得这太离谱,太草率,也太危险。”

    “不需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我觉得可行就够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意味浅显捉弄的揶揄,平和的音调,平仄都没有起伏。

    陆语凉只走过来,还没有站片刻。

    戴墨镜的那一位瞬间起身,意图让出座位,只是瞥见不染纤尘的洁白衬衫,和这里颇违和,觉得让出这破败的椅子好像不能够贴切的表达他内心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大弦嘈嘈如急雨——需要迫切表达的感激之情。

    愣了片刻,就去拿茶几上的抹布准备擦一擦,可那抹布脏极了,已经分不清原本到底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哪一种颜色,总是现在,它是黑的,有的地方又是花的。

    他思前想后,还是拿自己衣袖擦了下,又觉得不大好般,去拿唯一干净的抽纸,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甚至连椅背的角角落落,陈年累积下来的斑驳铁锈迹都没放过。

    做好这些,他这才转身,拘束

腼腆地笑笑,“大哥,请上座。”

    骆景钰:“……”

    他盯着眼前身形高大彪悍的人静默,再一次扶正惊掉的下巴。

    沉默之余也很难将先前还是木愣愣的,他口中的傻大个,同眼前人的怪异举止联系在一起。就如同上一秒还是骂骂咧咧的地痞流氓类的角色,下一秒就开始拿上了绣花针,边吟诗作对,边绣花,完全进化成了——矜矜迟迟的讲究人似的。

    半晌骆景钰才挤出一句,“你TM真像个魔教中人。”

    于此同时,惊呆几乎要化为背景板的,先前声声唆使的同伙也同时愤愤吼道:“你他吗真像个魔教中人!

    老子先前跟你说了这么多句话,没有一个标点是你能照办的。从你来的那天就是这幅鬼样子,说他妈一万个字,
相关文章
  • 扁桃体上白色米粒图,直穿丝袜的鸡巴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