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敬佩的一个人老师,女朋友说我善变

作者:admin 2020-05-26 12:01:01 我要评论

与丁舰长说话的是他的副舰长范比雅,一个身体结实的归化的红毛番,他会白皮话,汉语说得也不错。

    东南移民中有不少的白皮和中华小跟班,只要认同领袖的统治,认同中华文化,都是华人。

    他们从来没有让领袖失望过,范比雅示警的行为堪比“二五仔”。

    “范先生,把他们轰回去!”丁舰长喊道,并将手中的土喇叭对向前方大叫道:“赶快把那该死的东西扔掉。”

    “高雄100号”的侧帆中了发链弹,帆片掉落,妨碍了露天甲板炮射击,水兵们忙着把它给扔海里。

    等他们抬起头来,发现红毛番船上聚集了一堆人,于是“高雄100号”的官兵们堆簇在舷墙边,用长、短枪对着他们猛烈开火,枪口喷火,打得红毛番抬不起来。

    红毛番船试图向我们靠过去,而我们舵手则力图控制着两船间30-50米距离,我方大炮打得砰砰作响,不断地落在了红毛番船上。

    东南府领袖主张炮是用的不是摆的,所以舍得投钱去训练,银元消散在硝烟中,军队除了检查,演习,还有各级的比武,奖能惩劣,所以舰长们对于日常训练抓得很紧。

    大自然莫测,一阵风吹来,红毛番船侧支帆吃足了风,气势汹汹地与我船贴帮!

    随着火枪的砰砰声,那是红毛番开枪压制我方,他们发一声喊,几个红毛番试图跳帮,有人猛扔抓钩,有人想直接从舷墙上跳过来。

    “高雄100号”人沉着应战,乱枪之下,数名红毛番掉进海里,另有几个人退了回来。

    此时两船距离约二米不到,华人炮手们一轮炮火轰过去,给船体留下了十四个可怕的大窟窿,让红毛番吃够够炮弹!

    红毛番船的船头开始改变航向,打算朝近乎正东方向而去,而“高雄100号”也正利用有利的风势再次调整方向朝对方靠近。

    再度平行,华人大炮又发射一轮,隆隆的炮声震天动地,回响不断。

    或许是红毛番的炮甲板先前受创厉害,又或者火药不多了(等到我们登船后发现确实如此,而红毛番攻下我方村落时,发现村火药库的火药被水淋湿),红毛番只能压低长短枪的枪口盲目朝华人船上打,企图击毙炮手。

    可惜收效不佳,华人水兵们隐藏得很好,而且他们的护甲非常有效,红毛番火枪枪弹经常不能击穿。

    象华人中一些作风稳健的老兄,他们穿上三层装甲的话,子弹打上去是给他们挠痒痒的。

    敢过讨海生活的红毛番够英勇的,有一个家伙把枪架在舷墙边连连开枪,直到身中三枪而亡,在帆桁上视野开阔,华人船上露天甲板一览无遗,红毛番接连爬上去,连被打落三人下来!

    在华人猛烈火力打击下,红毛番难以还击,他们两次试图跳到华人巡航舰上,但每次都因为巡航舰猛地拉开距离而失败。

    丁舰长指挥战舰与红毛番船保持距离,炮击不断,先拉开一下距离,炮击始终向着它的上层工作台,然后再次靠近,轰击它的船腹。

    炮手们干得热火朝天,发现自己的大炮给自己带来的危险高于敌人带来的危险。

    因为连续的轰击使炮身烫得不能碰,你不小心挨上去,皮肤上就会一溜的水泡!

    后坐力凶猛攻,每一次发射炮身都猛地向后跳跃,碰到的话就是骨折,撞实的话就是内伤,重则丧命!

    擦炮巾在炮管里嘶嘶作响,有的还粘在了里面,擦炮手一急起来,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

    一场仗打下来,非敌人击中的伤员是无法杜绝的!

    红毛番们火力甚弱,但一直在开炮,好象抽筋似地没有规律,不过炮弹始终是炮弹。

    一颗炮弹打中了“高雄100号”的艉楼的左上落梯,把它干脆利落地击毁了。

    艉楼受到多次炮击,变得破烂不堪,大块的木板掉在甲板上,船舱内一片狼藉,东西掉得到处是。前帆帆桁吃了一枚链弹,只靠索链固定着,看样子风一大就会掉落。

    索具七零八落,帆片上有数不清的窟窿,有的地方燃起了小火,因此不操炮不打枪的水手们拎着灭火水桶来回跑动,到处灭火。

    华人们喊着叫着,即使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巡航舰上的各种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从弹药库里取送火药,炮手们一轮接一轮地打炮,伤员及时地送走(几乎无人阵亡),其他人默默地填补空下的岗位,人人都在硝烟中专心致志地工作着,没有碰撞,没有推搡,甚至无需上级下达命令。

    丁舰长看着自家状况良好,再看红毛番船,虽然他们桅杆受伤,帆落了一大半,但依旧在抵抗,炮弹不时地射出,有几枪在他头顶飞过,让他缩了头。

    “海军操典指出风帆时期的战斗难以制胜是很对的,我需要更大的家伙!”低低地咒骂一声,丁舰长坐在甲板上,背靠着舷墙,招了副舰长范比雅过来,大声地道:“招集人员,准备登舰;叫他们把脸抹黑,准备好武器,我要先给他们讲话!”

    范比雅一阵风地去了,不久后,一群水兵脸抹得象鬼似的,他们蹲伏在露天甲板上,手里一水的双筒喷子,带着手枪,有人提了一篮的火枪!(没在身上披挂过多的枪支,万一落水,人就象称砣往水里沉)

    还有人手持大刀,也有人拿着短斧,举着盾牌,一片杀气腾腾的样子。

    丁舰长简单地对他们道:“等会扔了炸弹过去,大家跟我冲!”

    然后他吩咐范比雅道:“你留在船上!”

    “好的!”范比雅应

道,他亲自操舵,命令道:“操帆索!”

    一时间所有帆桁掉转方向使桅帆吃满了风,向着红毛番船迅速靠过去。

    两船相当近的时候,丁舰长举着一枚炸弹,这种五公斤重的大炸弹有人端了个火盆过来,丁舰长把炸弹的导火索凑近火盆,咝咝声响中,他把炸弹扔过了敌船,同时还有四五个炸弹也跟着飞过去。

    轰然大响声后,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头顶飞掠而过,丁舰长抄起鬼头刀,带头冲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我敬佩的一个人老师,女朋友说我善变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