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把它加紧了不许掉出来,狠狠狠狠狠狠爱无码区!

作者:admin 2020-07-10 22:47:21 我要评论

第0185章 要学坏了?</p>

    晚上斑点多种时,包房里热闹一片,一个个喝的醉醺醺的,连赵小娴几杯黄汤下去,也是媚眼放光,跟在丁凡身后,时不时的说些情话,当然身体上的不见外也没少了。</p>

    马龙飞本来酒量不错,平时加上的副局长的身份很少喝酒的,他刚才回家换衣服时,平时都交代他少喝酒的李敏,今天真就是破例了,刻意说劝他多喝点,说是看到民警干点事真就挺累的,不光要对付坏人,还得对付监督他们的人。</p>

    连任杰都喝的胡说八道了,他就不会和这些年轻人再掺和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信手拿起小块的西瓜吃着,看了眼果盘说道:“老万啊,这回好了,案子都差不多了,你也该歇几天了吧。”</p>

    对面的万能看了看自己满是老茧的手,好像想起来应该洗洗再拿东西吃的,估计也是没少喝,直接拿起来就塞嘴里去,鲜红的汁液在他嘴里看着很扎眼,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人的鲜血呢。</p>

    或许是他常年干法医的心理作用吧,吃了一大块了,他声音有些压抑的道:“马局,不能吧,孟上没找你?老刘没和你说?”</p>

    这两天刘德倒是找过马龙飞几次,每一回都赶上马龙飞着急弄案子开会什么的,他都是欲言又止的说几句话就走了,都没有深入的交流,现在看来他还在想着什么事。</p>

    “噢,还是那个指纹的事?”马龙飞低头不语,看着通红的西瓜瓤,淡淡的问。</p>

    看样,刘德他们一直盯着这件事呢,他早就知道当时警方判断白义干死了张志文,才对他痛下狠手的,后来发现白义枪上、身上根本就没有大地主的指纹,那么如此说来杀死张志文就是另有他人了。</p>

    这段时间以来,不管是丁凡入狱,还是去麒麟市弄案子,刘德都没参与,但平时看起来进进出出的,还是很忙的样子,如此猜测,他应该是在继续盯着张志文被杀的案子。</p>

    这一点倒是可以探究一下了,他在工作上和丁凡、阚亮不太投脾气,说白了就是没有什么感情,谁也不欠谁的,要是真怀疑他们谁是凶手,人家是刑警队长,这个案子肯定是要调查的。</p>

    不管什么时候,一个民警侦探破个难度的案子,比方说内部人作案,影响力肯定不普通人作案,警察上去就把凶手死鱼一样摁住成绩大多了。</p>

    所以,马龙飞现在就算知道他私下里在干这件事,也不能挑明了说,更不能袒护谁。</p>

    他们在包房里吃着喝着聊着,岂不知饭店外面的路上,一台破旧的马车后面黑影里,正站着一个男人。</p>

    他身材普通,身子有些干瘦,揉了揉眼睛,透过窗户的玻璃,再次看清那个唯一喝的身体不晃的年轻人正是丁凡时,发抖的手在裤兜里摸了摸,好像摸出了个什么瓶子,拧开盖子,放在手里掂了掂,猛的仰头喝了下去。</p>

    “丁子,你出来了,好样的,好样的,我把这个家交给你我才放心啊,我这一辈子啊……”他留恋的看着二楼包房里面的情况,沮丧的说着,眼角处已经变得亮晶晶的了。</p>

    是李大义指导员,他刚花了半个月的工资,给孙女囡囡买了几套衣服秋天冬天穿,还给兴隆矿的家里捎去了几袋子面,从看守所打听好了消息,就到这里来了。</p>

   

 当他转身离开时,满脑子都是楼上同事们身上帅气的警服,和穿着警服神采奕奕的样子,可这一切似乎都要远去了,都要离他而去了。</p>

    自从那个神秘的指纹在局里传开后,谁都知道和大小地主还有白狼仇恨最大的就是李大义了,要问谁是凶手,就是局里的临时工也得说是李大义,他儿子和女婿都是惹了这两伙人才牺牲的,他不干死张志文,别人都不服气。</p>

    “我要是喝药死了,他们会怎么办呢?要不我就在大街上溜达吧,然后找个水坑跳下去,不行,不行,这还是说不明白……”走到了路口,李大义手里半斤的酒瓶子已经空荡荡了,酒精麻醉后的嘴唇已经不发抖了,手掌利索多了,他脑子里又清醒的想道:</p>

    “大小地主当初在界江上差点把我弄死了,现在他们都死了,我还等什么呢,是啊,还等什么呢,再等下去,还不知道谁进去呢。”</p>

    站在街头上,李大义吹着清凉的夜风,挂着两行清泪的脸上还泛着淡淡的微笑,可他听到远处响起呜呜的警报声时,马上向西边看去。</p>

    两台老式橘红色的消防车正呼啸而去。</p>

    西面距县城七八里地的地方是西山口,那里有成长几百年的红松木树林,刚刚被县里确定为保护对象,从这里隐约能看到那里有火光出现,应该是猎人狩猎点火引发了火灾。</p>

    “老天爷啊,你这时候关照我了啊,找干什么了啊……”嘴里念叨着,李大义快步向着西边走去。</p>

    如果现在丁凡在跟前,也会支持他去救火的,实在不行到了那地方就耍点心眼,弄个小工伤回来,最好说话什么的都费劲了,就算是谁再找茬,你只要死活不说谁还能把你怎么的。</p>

    九点多种时,饭店里的酒场终于要散了。</p>

    马龙飞是开车来的,自然是让万能他们上了车,然后看了眼走路有些发晃的刘大明、丁凡他们,半是开玩笑的说:“大明,你送丁子和赵小娴吧,小娴咱们都熟悉,不是外人,记着啊,男女有别,开两个房间呢。”</p>

    赵小娴现在满脸的幸福,正轻轻的靠在丁凡身边,俩人身体若即若离的,看起来让人难免浮想联翩,谁都能猜出来一会单独剩下他们两个人,回发生什么事。</p>

    “马局,我这个人你不放心吧,都是你一直培养的,丁子马上要当队长了,你还不的给他配个指导员啊,是不……”刘大明双手下垂,做立正状乖巧的说着,似乎他这张嘴就能要来个领导职务似得。</p>

    他们三个往另外两条街上走去时,干走了几步,刘大明咳嗽了两声,提了提裤子,有些不见外的说:“小娴啊,你先走啊,我俩放点水啊。”</p>

    那赵小娴知趣的快步走了去,他刚解开裤子,冲着夜光下赵小娴挺拔的后背和纤纤可握的小蛮腰看了几眼,馋馋的吧嗒了嘴,有些羡慕的说:“丁子,丁子,马上了啊……”</p>

    丁凡不是圣人,自然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顿时发现这个女人喝点酒后,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幅度恰到好处,双,,腿走动有力,看起来真就是一种比吃到嘴里还兴奋的感受。</p>

    他还在那里沉思和联想,只见刘大明快速的伸出一只手来,可怜巴巴的说:“唉,我明天过生日,你 忘了吗?蛋糕你就别送了啊 ,老任早就给订好了,东西咱都有,你说呢!”</p>

    丁凡现在正想着好事呢,哪有心情搭理他这个,懒懒的看了他一眼是,发现这个脸皮比车皮还厚的家伙两个手指正做数钞票状。</p>

    他也不想想,丁凡刚放出来,连局里都没去呢,哪里来的钱啊,丁凡轻轻的把他的手摁下去,批评的说:“什么玩意啊,我俩自由恋爱不行吗,不干那事,就抱抱。”</p>

    “拉倒吧,多少回都是抱抱出的事啊,男的不都是说先抱抱,然后再蹭蹭脸蛋吗,然后呢,说这样舒服吧,然后再弄两下别的,你说弄上了,还用你坚持吗,女人比你猛呢,我这体格都坚持不住……”刘大明说着说着就刹不住车了,都说漏了马上吐了吐舌.头,手掌往嘴里扇了扇风,连忙改口说:</p>

    “前几天不是抓了几伙LIU,氓吗,他们说都这么玩的,对了,这群小子啊,说前面药店里有卖计生用品的呢,走……”</p>

    刘大明带着一股子帮人帮到底的雷锋精神,拽着他,往前面那个亮着灯的药店走去,到了门口,他探头往里看了看,收回身体小声道:“丁子啊,你以后要当队长了,经常下来检查呢,你不像我啊,你等会啊……”</p>

    这家伙不待丁凡说什么,就独自进去了,这家伙也没喝多少酒,指了指柜台里花花绿绿的套,什么的,还有润滑……要了一大堆,放在柜台上,摸了摸衣兜,脸上有些难堪的对售货员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帮别人买的,今天没带钱,稍等,稍等……”</p>

    他迈着大步,咣咣的走了出来,看着丁凡还在黑影里站着,无趣的扫了一眼说“出门怎么不揣钱呢,你进去等着点去,我找人借点去,这条街熟悉着呢。”说完,上去推着丁凡,不由分说把他推了进去。</p>

    他说的那种事,要说丁凡一点不动心,绝对不可能的,试想谁也不没碰到过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搭在一起不讨论美女,而是讨论这辈子远离美女的,包括任何职业的人。</p>

    丁凡虽然没想进去就怎么了,当做点准备还是对的,他脑子有些麻木,有些犹豫的进去了,站在二道门里,看着柜台上的东西,不由的感叹刘大明在这方面绝对是超出了理论和听来的水平了,那些东西号码虽然小了点,当搭配的绝对是合理的。</p>

    现在,他绝对不知道,刘大明从这个店里出去,马上就闪进了旁边一个食杂店,要了 四条大前门和老巴夺的烟,两条一摞,使劲夹了夹,然后告诉老板,一会有人来结账。</p>

    出了门,他快步向东边小步跑去,一边跑一边自言自语道:“两条好的我抽,那两条给马局吧,他抽的少,平时不是经常嘀咕吗,抽什么都那个味。”</p>

    时间过去三十分钟了,刘大明还没回来,丁凡想起了今天的不少事,心里不由的担心起来:“这心跳怎么跳的这么快呢,是不是要出事了啊?”</p>

    </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把它加紧了不许掉出来,狠狠狠狠狠狠爱无码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