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老公不行想找个男情人,个人写真照图片!

作者:admin 2020-03-09 12:02:25 我要评论

    “陈小姐,你是想出去转转吗?”身后突然开口的声音很陌生,陈墨下意识回头,就看到站着一个同样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

    与门口的两位门神不同,这位面容舒展,声音清朗,与陈墨聊了两句,陈墨发现,他还十分健谈。

    从墨色西装男口中,陈墨得知,他叫阿进,是白落尘公司的助理兼秘书。

    “看不出来,白落尘那么个花花公子样,竟然找了个帅哥当秘书?”陈墨的话,让阿进微微一笑。

    阿进说:“总经理虽然长得十分……俊俏,但是并不是陈小姐认为的那种花花公子。不过,总经理的女朋友的确不少,但是阿进从未看见过总经理对任何一个女孩儿像对陈小姐这般关心的。”

    阿进的话吓了陈墨一跳,以为他是误会什么了,连忙解释道:“你别乱说,你家总裁是看不上我的,而且我也看不上他。”她才看不上白落尘这个妖孽男,如果相比较的话,陈墨还是觉得自家渣叔比他强多了。

    “是真的。”阿进像是完全没听进去陈墨的话,继续道:“我从没见过总经理对那个女孩儿这么好,你落水的时候他急坏了。亲自下水把你救上来,还做了人工呼吸,连自己都差点感冒了。”

    人工呼吸……

    陈墨自动忽略了其他,抓住了这几个关键字。

    白落尘给她做人工呼吸——

    当下脸色难看到了极致,陈墨紧握着拳头,控制着自己不要生气,问阿进:“那你家总经理还有没有做什么学**,不留名的事?”

    听出了女孩儿咬牙的声音,阿进:“……没,陈小姐当时情况紧急,你,我们总经理也是急着救……”人字不等阿进说出口,陈墨便甩开大步,朝着白落尘住的地方而去。站在原地看着女孩儿气势汹汹的背影,阿进只能在心里祈祷。

    总经理,阿进不是故意的,您多保重!

    “白落尘——”关着的门被陈墨一脚踹开,看到正坐在电脑前的男人,陈墨直接冲了过去,啪的一下子将白落尘的笔记本合上。

    看着女孩儿气急败坏的样子,白落尘仰靠在转椅上,十指交叉在一起,等着陈墨接下来的话。

    “白落尘,你趁我昏迷,占我便宜。你丫的怎么这么不要脸,难道就没一点做人的道德底线吗?”平时白落尘调戏自己,陈墨当做没听见也就忍了,谁让自己现在是在人屋檐下呢!

    可是他不能趁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占自己的便宜。

    陈墨不认为自己是封建的女孩子,但是这种事,她依旧不能容忍。

    “我是为了救你,你要非认为我是趁人之危,我不排除我又这个心思。你想怎么办,我可以对你负责的,只要你答应。”

    “呸!想得美,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就想让我嫁给你吗?白落尘,你求你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玩游戏吗?玩捉弄薄夜宸的游戏?”陈墨眉间紧紧拧成一个结,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这几天压着的火气,一下子爆发了。

    女孩儿目光清冷无惧的望着坐在椅子上,面容淡然的白落尘。

    “你这么做,薄夜宸没受任何影响。反而你和我快被折磨疯了,我有家不能回,有学不能上,你也一样。过着这种三天两头换地方的日子。舒服吗?”陈墨一字一句,她只想让白落尘看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白落尘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就是要这样。尽管云城那边这几天很安静,白落尘也没得到陈墨失踪,薄夜宸着急的消息。但是他敢肯定,薄夜宸一定有所动作,只是不想让自己察觉而已。

    “对不起。”薄夜宸突然说出的三个字,让陈墨微微一愣。他在向自己道歉,然而道歉有用吗?

&n

bsp;   “你放了我吧,别再做这种事了。不管你和薄夜宸之间有什么恩怨,都试着放下,或者换一种方式解决,可能比这个要好得多呢?”

    陈墨还想劝说他,却被他厉喝住了剩下的话。

    “出去,滚出去——”白落尘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陈墨愣住了。她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惹急了这个男人,说不定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陈墨识趣的转身准备离开,她刚提步,外面就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

    紧接着有人跑进房间,惊慌的对白落尘说:“老大,我们被偷袭了。”

    偷袭,这个词陈墨以前只在电视剧了看到过,没想到今天让她真的遇上了。

    老天,你能让我再倒霉点不!

    陈墨闪神的时候,白落尘已经将她拉到了身后,从腰间摸出了防身的玩意儿。

    “白落尘你到底的罪过多少人?随身还带着家伙什儿。”

    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有心思关心自己的罪过多少人的,也只有陈墨了。不过,白落尘就是欣赏她这点。

    目光阴冷警惕的看着门外,白落尘说:“我这辈子得罪最多的,就是你家渣叔了。”

    薄夜宸,我们之间的恩怨太多了,多到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了。

    说着,白落尘护着陈墨往外走,刚出门口,就遇上几个蒙着脸的人,他们均是身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手里拿着长棍。一看到白落尘,几个人就目光森冷的仿佛饿狼看到了肉一般的扑了过来。

    “躲起来自己小心——”白落尘对陈墨急忙说出这句话,就将她推到了一边安全的地方。然后自己与迎面而来的几个人交手。

    白落尘是练过的人,但是这几个人看上去也不是一般人。他们手里都拿着长家伙,远比白落尘手里的水果刀占上风。勉强应付过后,其中一个人趁白落尘不备,绕到他的后面,猛地一棍子下去,刺目的颜色就从白落尘的头上流了下来,将他干净的白色西装染出一朵朵殷红的花。

    “白落尘……”陈墨的心提了起来,看这些人每一下都几乎是下的死手,陈墨觉得这肯定不是薄夜宸的人。没时间去想这些人的来历,陈墨扫视着周围,想找人来帮白落尘,然而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像是早有准备,白落尘的人都被缠住了,脱不开身。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对抗,白落尘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他稍稍一松神,就有一个人抬起棍子,再一次准备朝着他身上招呼。

    “白落尘,小心身后——”陈墨惊呼出声,给白落尘提了醒,他回身一个回旋踢,将那个准备偷袭他的人踢出很远。

    “小心——”在陈墨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落尘便不顾一切的朝她扑了过来。陈墨回身,一个人手里闪着寒光,正朝着她刺下去。

    身子被人揽住,陈墨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陈墨就看到刚刚想伤害她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而白落尘胸前染红一片,很长的一条口子正在往外渗着鲜血。

    “白落尘…白落尘你咋样了?”除了上次薄夜宸与狼对抗之后,陈墨从没见过这种情况,此刻的她虽然没有和一般女孩子一样吓得惊叫,但是她手足无措起来。她一手摁着白落尘的伤口,澄澈的眸子里满是急切和慌乱。

    “别慌,一会我们分开跑,你去找阿进。”白落尘拍了拍她的背,在不远处的几个人走过来的时候,白落尘猛地将陈墨推出去,然后,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人的棍子。

    陈墨跌跌撞撞一路,事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阿进的。

    当她带着阿进赶到的时候,惊心动魄的场景已经落幕了。

    陈墨和阿进找到白落尘的时候,他浑身都是血,正躺在一个陈墨很熟悉,却又最不想看到的女人身上。

    苏然,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墨步子顿住,在她疑惑本该在云城做薄夜宸未婚妻的苏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就看见浑身是血的白落尘正在朝她招手。

    来不及多想,陈墨忙几步走了过去。

    “白落尘你怎么样了?这么多血,要不要紧?”此刻的白落尘衣服被染红大半,清俊的脸上也是点点血迹。尽管这样,他都是优雅的,完全看不出一丝的狼狈。

    轻摇了摇头,白落尘笑着开口:“我觉得我还可以救一下,不过你应该希望我就这么死了吧?”

    “你别胡说,我没那么心肠歹毒。咱俩之间的仇,你得活着算。”陈墨虽然烦他,讨厌他。甚至在阿进口中知道他给自己人工呼吸的时候,满心的恨他。但是陈墨还不想他死,毕竟长得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男人,死了太可惜了。他这张妖孽般的脸,还可以多祸害人间几天的。

    “好。”白落尘笑着应了一个好字,然后勉强抬起一只手按到心口的位置,“虽然身上好疼,但是这里好开心……”说完这句话,还不等人回,白落尘就昏了过去。

    “白落尘…你不会死了吧!?”没经验的陈墨以为这个祸害真的死了,有些着急。毕竟他一天之内救了自己两次,好歹也算救命恩人了。她可不想欠人情,他死了自己会好愧疚额。

    “他没死,失血过多昏迷了。”苏然开口,语气清冷。

    与陈墨一样,她也不想再看到陈墨,更不想看到白落尘,这个成为自己噩梦的男人。

    可是为了她的计划,她还是来了,并且惊心策划了这个局。

    白落尘伤的虽然看上去很重,但是没有危及性命的。经过包扎处理之后,昏睡了一段时间便醒了。

    他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远处沙发上睡着的陈墨。女孩儿的轮廓仿佛明月,映入眼帘之后,便让人舍不得移开。

    “醒了,感觉怎么样?”身边响起的声音,才让他注意到一直坐在他身边的苏然。

    因为失血过多,此时的白落尘还有些虚弱。他点点头,由苏然扶着坐起来些,喝了点水。

    “你怎么会回来?”即使受了重伤,白落尘依然没忘了自己的目的。苏然回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要前功尽弃了?

    “你这么做,就该想到薄夜宸会不要我。不过你放心,我这次来他知道。是他让我来交换陈墨的。”苏然提起陈墨,白落尘顺势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女孩儿。

    “看样子,他想的太简单了。你不会轻易把我们换了的,因为,我没她重要。”苏然目光很沉,她在看陈墨的时候,目光沉寂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怕她乱想,白落尘扯了扯干涩的嘴角,对她说:“别乱想,她是我唯一的筹码,你不一样。但是这个筹码我不会还给薄夜宸的。”

    “我知道,所以我来了。”苏然说,“我带着薄夜宸给我的人,来这里就是为了能回去。这次他下了狠手不只是你,还有陈墨,薄夜宸说了,换不回去,就算毁了也不会让你有威胁他的筹码的。”

    “不可能——”坐在沙发上的陈墨猛地出声,她站起来,反驳道。

    其实她早就醒了,故意装睡是想听白落尘会和苏然说什么。

    果然,苏然和白落尘是一伙的。自己的行踪,绑架,都是苏然告诉他的。

    对白落尘仅有的一点点感激也没了,她目光冷冷的看着苏然,“你这个骗子,骗了渣叔还想来骗谁?你带的那些人手段那么狠毒,根本不是薄夜宸的,再说如果是薄夜宸的,是带着人,为什么还会把他伤成这样?”陈墨一直躺在床上的白落尘。

    “苏然,你真的是太可怕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口口声声爱薄夜宸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会和他狼狈为奸?”陈墨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大,几乎是在质问。

    她的心里有怨气,很大的怨气。

    一想到自己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方,一想到陈雪燕无情的将自己赶出公司,一想到口口声声要和薄夜宸订婚的女人是个骗子,而自己一直被她骗子,陈墨就难受极了。

    “陈墨,你什么都不懂就给我闭嘴。”苏然冷声呵斥,陈墨毫不犹豫的上前,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陈墨说:“这一巴掌,是为陈雪燕打的,她真是瞎了眼,给薄夜宸找了这么个玩意儿。”

    啪——

    又一巴掌清脆的响起,“这一巴掌是替薄夜宸姑姑打的,他们薄家是多么家门不幸,竟然要娶你这么个媳妇儿。”

    啪——

    “这一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我竟然这么蠢

    <!-- csy:25056863:207:2019-09-11 11:36:19 -->
相关文章
  • 老公不行想找个男情人,个人写真照图片!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