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城市多剩女农村多光棍,人的生长发育阶段

作者:admin 2020-10-24 09:04:37 我要评论

    在闻时小时候的记忆里, 尘不到教东西其实鲜少靠讲,要么手把手地带着练,要么就在笼里学。    他总说见得多了, 会的自然也就多了。    但那时候的闻时所见有点太多了,远远超出一个孩子应有的。所以他曾经问过尘不到,如果总碰到自己从没见过的笼、从没见过的符或者阵, 要怎么下手?    尘不到当时开玩笑说:只要你乖一点,别总想着干一些偷袭师父、忤逆师父的事, 别叛出师门, 别没大没小, 该叫师父的时候老老实实叫一句。那不论碰见什么,都可以推门来问我。    不过后来他还是认真答了一句:哪怕是从没见过的、别人生造出来的东西, 也是有迹可循的,可以试着用你懂的那些去推它。    后来闻时独自往来于各处的时候发现,这句话确实有用——    世间奇人常有、奇才却有限。大多乍一看毫无头绪的事情, 理一理就有了。那些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多数是常见物什改的。    真正常在闻时认知范围外、令他头疼的,还属亲师父尘不到本人。    尘不到会的东西太杂太多,随便组组就是新的。    就比如他灵相手腕上缠绕的红线、珠串和翠『色』鸟羽……    闻时试着推了一下——    红线的作用太多, 有极好的、也有极坏的,姻缘用它、换命用它、作妖造孽还可以用它。很难推。    但线的意思就很单一了,总是用于“牵”和“连”,让两个不相干的东西之间产生联系, 或是加深已有的联系。    绕在手上的珠串既有计数的意思, 也有消业化厄的意思。    唯独那枚翠『色』鸟羽,闻时实在想不到什么常用的意向。    如果知道鸟羽的来历,那他大概就能推出谢问手腕上这些, 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了……    闻时想着这些的时候,目光就不自觉会落在谢问的手上。漆黑的眸子一转不转,显得幽深又专注。    过了不知多久,谢问微微朝他这边偏了一下头,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回魂了,什么手也禁不住你这么盯。”    “再盯就红了。”谢问又补了一句。    “就你那点血,红什么。”闻时下意识顶了句嘴,然后收回了过于直接的目光。    作为巅峰时期能同时控住12只顶级傀的人,简单的一心二用、三用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难题。所以他琢磨谢问手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卜宁说的话也都一字不落地听了下去,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他抬起眼皮,神『色』淡淡重新看向周煦他们几个的时候。    谢问嗓音模糊地“嗯”了一声,说:“我记得以前教过你,别拿自己多的东西去跟别人少的比。”    闻时鼻腔里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答完他才感觉那句话越听越不对味,结合他自己顶回去的那句一起听,尤其不对。    说他血多……不就是说他容易红?    闻时抿着唇,眼睛很轻地眯了一下。    卜宁刚好在这一刻把所有的内容讲完,转头冲他们说:“所以周煦当年看到的那个,应该是张家有人在练邪术。”    “有人?”周煦自己冒头出来『插』了一句,“那个房间是太爷的房间,我看到的那个褂子……没弄错的话应该也是太爷的褂子,这不就很明显是他自己在搞你说的那些东西?怎么叫有人。”    他们两人切换需要时间,没等卜宁出来解释,闻时已经开口道:“他的‘有人’你当谦辞听。”    卜宁刚要换过来,还没张口,又被周煦这个大傻子摁下去说:“噢——那我懂了,就是瞎委婉。”    卜宁:“……”    有的人真是从小就这样,在师父那里占了下风就来连坐整个松云山。只不过以前是钟思嘴欠自己送上门触霉头,那是该的。    现在钟思不在,遭殃的就成了他。    卜宁在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强行概述说:“总而言之,事情大体如此。不知道师父——”    他卡了一下壳。    要是以前,他肯定只要问一句“师父打算如何”就行了,毕竟有师父在面前,他们几个徒弟当然自觉变成一拨。等问了师父的想法,他们可以关起门来再讨论师兄弟的意思。    但现在……    师弟就算要关起门来讨论,也不是跟他。    卜宁顿了一下,默默补上后半句话:“还有师弟,你们有何想法?”    闻时道:“邪术方面你比我知道得多。”    毕竟能称之为邪术的,都会有一些寻常人难以接受的代价。这种代价往往凶险又痛苦。明知代价如何,还要一意孤行的人,往往目的大差不差,大多出自于那几样最本真的欲望——    求生、求爱、求名利。    又或者是为了从更大更深远的痛苦里挣脱出来。    而与这些关联最深的,总是卦术与阵法,间或夹杂一些符咒,傀术是用得最少的。    松云山几个师兄弟里,与邪术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卜宁。其他人顶多是碰到过,又以各自擅长的方式解决过。但卜宁不同,他不但知道怎么解,还知道怎么布。    次于卜宁的就是庄冶。    其实按常理来说,庄冶才应该是那个最了解的,毕竟他是杂修,什么都会,最容易弄明白一些复杂邪术的关窍。    但架不住庄冶天『性』正得过分,甚至有点理想化和单纯。这位大师兄对邪术的态度是能不提便不提,所以他特别会解,但并不愿意多了解原理。    至于比卜宁还要懂的,松云山上就只有尘不到了。    因为他活得比谁都久,见的比谁都都多。某种程度而言,几乎广纳万物,包容度远高于常人。    就像人人都觉得是污秽的那些黑雾,在他口中就是不带褒贬的尘缘。某些常人眼里的邪术,在他看来也只是用的人、针对的事不对。    人各有好恶,只要大方向不出错,尘不到很少会『插』手干涉,更不会要求徒弟跟他修一样的路,有一样的想法。    所以卜宁直呼“邪术”,他也是一样地听,毕竟这样的形容倒是更方便,谁都明白。    “我所知还是有限,思来想去也都是些跟续命相关的阵局,不敢妄加断言。”卜宁对谢问拱了一下手说,“不知师父见没见过其他?”    “见过不少。”谢问说,“不过张家这个,跟你想的那些差不了太多。”    他向来少有诧异,提起什么好像都不那么意外。几个徒弟早已习惯他的脾气和语气,所以卜宁听了只是轻轻“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好像只要这一句话,事情就差不多定了。    但闻时不同。    他跟尘不到相处的时间最多最久,又曾经在无数个没被戳破的瞬间悄悄注视过对方,自然能分辨出很多微妙和细小的区别。    他盯着谢问看了几秒,说:“你之前就知道?”    周煦和夏樵又猛地看过来,倒是老『毛』老老实实窝在沙发里,没看过来也没多言语,像是知道几分内情。    “你怎么总拆我的台?”谢问没好气地朝某些出门就翻脸的人瞥了一眼。    闻时又改换成了陈述句:“所以你确实知道。”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    闻时想起他在松云山那个阵里借着傀线和谢问相连,看过他眼里的世界,感知过他的感知,还听他提过重返人世的缘由。但当时混『乱』情急,他满心只有谢问那句“要走了”,其他早已梳理不清,直到这时才想起来一些。    “你说你留了这具身体,是曾经算到了千年之后会发生一些事。”闻时皱起眉,“就指这个?”    谢问却摇头道:“预见的事情哪有那么具体,只是知道会有些麻烦。”    若是以往,他这样答一句就算结束了。    但闻时眉头紧锁盯着他,执拗地等着下文。于是他斟酌片刻,索『性』多说了一些:“我这抹灵神有清晰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具身体里了,大概是两年之前吧。”    他很少细算时间,便说了个虚数。    “封印阵现今什么情况我看不见,但因为灵神,能感知一些。”谢问并不避讳封印之事,就像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往事,“那阵应该依然封得很紧,但在那周围,有人动过些手脚。”    “我起初以为是一些不知厉害的后世小孩儿,对封印有些兴趣,冒冒失失想探点什么,甚至想破封。后来发现不是。”    “我借着这具身体醒来没多久,就在天津这一带碰到了一处笼涡。”谢问说着静默了片刻,转眸看向闻时:“你之前可能忘了,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想起来。很久以前,我就跟你提过笼涡这种东西。”    “什么时候?”闻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谢问想了想,压平手掌在不比桌腿高的地方比划了一下:“这么大,动不动掉猫泪的时候。”    闻时:“……”    “卧草?”夏樵和周煦轻轻叫了一声,震惊地看过来。    卧你姥姥。    闻时冷着脸,又把那俩二百五冻得转了回去。    “不记得,忘光了。”他嘴唇都没怎么动,蹦了六个字出来。    谢问:“一点都不记得?”    未免显得脑子不好,闻时兀自放了一会儿寒气,还是从逐渐恢复的记忆里扒出了那句话:“你说笼涡不常有,出也是出在『乱』葬岗、饥荒地、疫窝或者战事不断的地方。”    因为死人太多,尘缘过重,那块地方一时间清不干净,才会变成天然的笼涡。    比如当初捡到闻时的那座城,因为战事被屠得一户不剩。    “可是现在笼涡就很多。”周煦忽然说。    谢问:“不仅多,而且什么样的地方都有可能出现。”    “对,就是这样。”周煦一个劲点头。    “我在天津看到的就是这种。”谢问抬头扫了一眼,指着屋顶说:“一间还不如这个大的房子,原址既不是野坟坡也不是什么大凶地,莫名就成了笼涡。我还没靠近,就有几个人在后面悄悄放了符,想要引我换条路。”    “这『操』作听着耳熟……”周煦一副“丢了人”的表情,嫌弃道:“笼涡一般是由本家家主、几个长辈,以及我小姨和小叔负责。你碰到的估计是张家日常在那一带轮值的小辈,怕有人误入,又怕解释不清,所以一般会用点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法。”    但现在一听……    真是神他妈不知不觉。    也不知道那些人如果哪天知道自己放符引的是祖师爷,会是什么反应。    反正如果是周煦自己……他可能就社会『性』死亡了吧。    “那几个人在笼涡附近呆的时间应该不短,所以身上有些味道。”谢问当时一闻就意识到了,“跟封印阵里几乎一样。”    “靠!”周煦说:“那不就是……”    “如果只有一个两个,当然不排除是巧合。”谢问说,“后来我循着那几个人的行踪进了宁州,一路上又发现了不少,光宁州本地就有九个,其他地方呢?”    “所以你说有人引了你身上的东西,流往四处成了笼涡。”闻时脸『色』已经难看起来了。    都是那种本不该形成笼涡的地方,又都有封印阵里的味道。    再结合阵周围被动的手脚、张家对笼涡的监管……    一切不言而喻。    “所以说——”周煦张了张口,道:“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太爷的怪物,还有邪术,跟这些笼涡也有关?”    他自小就跟着张岚、张雅临听异闻八卦,脑子里存货奇多,登时就想到了各种牵连关系。    果不其然,卜宁给了他解答:“若是结合笼涡,那我知道是何种邪术了。”    闻时虽然对邪术的了解不如卜宁,但他在出百家坟那座笼时,见过张婉,听过张婉的一席话。    她说当初松云山下那个张姓子弟把原本属于松云山脚的灾祸转移给了柳庄,还牵扯上了她,于是他们带着天谴入轮回,每一辈子都在还债,每一辈子都会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命。    她这一世投生成了张婉。    那个张姓子弟投生成了这代的家主张正初。    所以这一切就太好理解了——    张正初知道了自己身上带着天谴的印记,需要花不知多少辈子去洗,注定此生不会好结局。    他或许觉得一出生就带着罪业实在不公,又或许是不甘心,于是想早做准备,借着邪术,改换自己的命。    “我还是不明白,他搞那么多笼涡干什么,你别告诉我笼涡还能滋补养生啊!”周煦惊道。    “别说,还真可以。”谢问说。    “怎么可能?!什么玩意儿能靠笼涡来进补?”    谢问:“惠姑不就是么。”    周煦茫然片刻,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惠姑……    怨煞深重的地里生出来的东西,一茬一茬地长着,杀了还有,消不掉除不尽。只要那块“污秽”之地还在,它们就在。    它们对生人灵相、福禄寿喜的气味极为敏感,以这些为食。有些不太守序的家族,会悄悄养一些,方便有些时候寻灵找物。    养它们的方式,就是用怨煞黑雾蓄个小池,限制在能控制的规模,保证它们活着。但依然会有风险。    相比家里藏的小池,放在各地的笼涡可就安全多了。    怪不得笼涡都是由本家少数几个人负责,其他轮值小辈只有报告的份,没有参与的份。    怪不得那些笼涡不到『逼』不得已都不会派人去解,说是棘手麻烦,实际的缘由,谁又说得清呢?    周煦不禁又想起小时候在张正初卧室里看到的那一幕——    地上摆放着数不清的香炉,每个香炉里都『插』着三炷香,香上串着黄表纸符。那个“怪人”像惠姑一样在地上爬行,时不时会凑到香炉面前,深深嗅一口烟雾。    就好像……透过烟雾吸食了别的什么东西,由此获取生息。    他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那个本家里住了不知多少年,判官各家都要让一头的家主张正初,居然是那样的怪物。    他搓了搓脸,仓惶抬头,就看到了闻时冷如冰川的脸,风雨欲来。    “怎、怎么了你?”周煦问。    卜宁好心答了一句:“那些笼涡流于四处,被张家加护着,迟迟不解,每年每天都在引无辜之人入笼,或是侵蚀附近的人,那些人身上的怨煞积到一定时候,又容易成笼,并为笼涡的一部分。由此恶『性』循环,笼涡会越长越大,一点点往外扩……”    那是很糟糕。    周煦想。    接着他听到卜宁又说:“而那些,本质还是从师父身上引出来的,所以还得他来担。”    “我『操』。”    周煦这下是真的吓到了。    他总算明白闻时为什么这副山雨欲来的模样了……    什么模样他都能理解。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    周煦掏出来一看,屏幕上跳着那个熟悉的陌生号码,他虽然还没来得及存,但已经记住了那个尾数。    是张正初。    “接。”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周煦手一抖,默默点了接通。    他在一屋老祖宗的沉默盯视下,“喂”了一声,然后听见张正初在手机那头说:“小煦啊,太爷到了。”    周煦心头一跳:“你们在哪?”    张正初说:“村口。”    周煦心说你都没问我们哪个村呢,怎么知道位置?后来一想,好赖还有类似追踪符的东西,哪用得着他自己说呢。    “要不。”周煦想了想说,“要不你们上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闻时打断了。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傀线,长长短短垂于指尖。    他说:“不用,我们下去。”    挂掉电话的时候,周煦莫名想到四个字。    死神来了。
相关文章
  • 城市多剩女农村多光棍,人的生长发育阶段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